重庆律师,重庆律师事务所 重庆离婚律师,重庆房地产律师,重庆交通律师、重庆劳动律师、重庆交通律师,重庆刑事律师,重庆私人律师,重庆代理律师,重庆知名律师,重庆优秀律师
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

合同管理细节、流程控制的思考

时间:2017-03-23 15: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导读】
合同文本,尤其是基本业务的模版性合同文本,是企业、单位所涉各种交易、合作关系的核心内容,已签订合同文本的风险控制效果直接决定企业、单位进行风险管理工作是否能够有效能。合同管理是指企业、单位对以自身为当事人的合同依法进行订立、履行、变更、解除、转让、终止以及审查、监督、控制等一系列行为的总称。其中订立、履行、变更、解除、转让、终止是合同管理的内容;审查、监督、控制是合同管理的手段。合同管理必须是全过程的、系统性的、动态性的,这其中法律风险防控在合同管理中显得尤为重要。
时值当下,大部分企业、单位对合同管理已经有足够认识,一般都设有专司合同管理的职务,但司法实务中依然有大量因合同管理不善导致的诉讼,很多单位的合同管理还简单停留在文档保存的阶段,由此伴生巨大的法律风险,这其中的问题值得探讨!
 
【基本案情】
原告:重庆某建设公司
被告:重庆某大学
代理人:陈昊,重庆志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周怡,重庆志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
   2012年10月,原告重庆某建设公司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判令重庆某大学支付工程款3818908元及其利息、逾期支付违约金。原告重庆某建设公司诉称其于2007年2月与重庆某大学通过招投标程序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工程完工后由审计机构对结算进行审计,审计中审计机构对认质认价材料的下浮、工程类别认定、赶工费、塔吊台班费等认定不合理,故要求支付上述问题产生的差异共计3818908元。   
审理中律师作为被告代理人举示大量证据证明双方通过招投标程序完整、明确的固定了相应结算条款,结算条款未与国家强行性规范相冲突,结算条款本身并无任何歧义,系列合同系双方当时真实意志的表示,合同有效,相关结算条款应当得到法院支持。  
律师的主要依据如下:
1. 原合同结算条款约定明确
合同主结算条款为《补充协议》二,约定:
承包人(即原告)承包范围内按实调整价差的材料设备和安装中未计价材料设备的价格按发包人核定的价格计算价款后下浮12.2%,其中材料价差不下浮。
2. 原合同结算条款逻辑清晰
《补充协议》二中对结算条款采取总、分方式约定,即先约定总的结算原则,继而约定各项分类结算方法。
(1)约定工程范围内除特定项目外(包括材料价差)均按结算价下浮12.2%。
(2)对土建、安装、材料、基础等结算分别进行约定。
 3. 原合同结算条款未与国家强行性法规相冲突
双方对“下浮”的约定其实质也是让利和优惠,属于正常的议价表现,完全属于合同双方可自由约定的部分。
原告方则举示证据证明工程施工过程中存在“大量”设计变更,甚至声称其对招投标过程中的文件不知情,试图达到直接支付工程款的目的。
对此律师认为,原告直接诉请要求支付工程款不应得到主张。
原告诉请支付工程款,性质为给付之诉。结合本案,给付之诉的诉请应建立两种基础上:
1. 双方已达成结算合意,有明确的结算依据;
2. 双方结算条款明确、清楚,法院可径行推算出结算金额。
本案显然不具备上述基础,原告一方面否认结算,一方面认为结算条款有争议。如无上述基础,应有相应确权之诉确定合同、合同条款的效力。原告证据的证明目的实质是认为合同结算条款有争议,争议合同条款无效或可撤销、可变更。
律师认为本案不能在合同有效的基础上直接对是否支付工程款(甚至支付多少工程款)进行评判。
律师同时认为,如原告对上述合同条款的效力有异议,应当通过相应法律程序进行确认,上述条款未经生效判决否认效力的请款下,原告无权直接诉请要求支付工程款,其直接起诉要求支付争议工程款存在法律障碍,直接诉请支付工程款不应得到法院主张。  
继而原告提出司法鉴定申请,请求对诉争案件工程结算进行司法鉴定。对该鉴定,被告方提出严重抗议,律师认为没有必要进行相关鉴定,诉争案件的焦点系结算条款效力的法律判断,无需司法鉴定,但最终法院同意了原告方的鉴定申请。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随即委托了重庆某造价咨询公司进行司法鉴定,后鉴定机构在认为工程取类合理、材料价格不应下浮额前提下出具了鉴定意见书,由于鉴定意见书的问题,被告律师迅速提出要求鉴定机构人员出庭接受质询,同时发函要求撤销此次司法鉴定。
 
【律师思考】
由于案件尚未审理完毕,原告重庆某大学是否有权直接起诉工程款、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报告最终是否得到法院的支持尚未有定论,律师仅就案件中反映出来的重庆某大学在合同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做一些延展性思考。
一、关于本案的思考
作为一所全国著名高校,重庆某大学有其专门的机构的进行完整的合同管理,相应合同在整理后交由校档案室保管。按理说通过招投标程序固定的系列合同应当构成完整的合同体系,在商业活动中相应条款应当具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在不违反国家强行性法规的前提下),但庭审中证据的展示却不尽理想。
举例到具体案件中,原告在庭审中辩称招投标及施工中没有收到施工图,称是合同签订后才看到的,律师举示签收记录,欲证明事实上原告有收到该份图纸,但真实的图纸名称却与签收记录名称不一致。虽然原告不能只一句没收到就算作答辩(应举示相应反证证明收到何种图纸),但这些都难免使法官产生工程管理混乱的误解。
本案中重庆某大学在合同管理方面的问题在于:合同管理流于形式;合同管理不注重细节。
具体体现在:
   1、招投标文件不规范,实质为初设图纸招标,但形式上又为施工图纸招标;
   2、合同资料缺失;
3、招投标文件中大量存在重要文件实物名称与文件清单名称不一致的情况;
4、招投标程序中签订的合同,前后版本不一、缺乏一致性。
案件中,原告并未提出合同条款无效的诉请,但实际上如果原告提出该诉请,该校在招投标过程中存在的硬伤有存在极大的法律风险。
二、关于律师顾问服务的思考
作为重庆某大学的常年法律顾问,针对该校合同管理中存在的以上问题,律师个人律师应加强对顾问单位商务活动的介入力度。
随着经济发展规模的不断提升,企业、单位规模日渐提升,伴随而来的重大商务活动出现频率不断上升,越是重大的商务和合同,对合同细节、流程控制尤为重要,虽然在这些活动中有招投标代理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的参与,但从实践角度看其对流程的控制经常流于形式,实质审查力度不足,从防范法律风险角度需要顾问律师从流程、细节角度进行把握和提醒。
以重庆某大学为例,律师应当参与招投标过程,对合同进行实质性介入,有可能的情况下进行专项法律服务,如:
1、参与招投标文件的制定、审核;
2、参与施工合同起草、制定,对关键条款的设置提出法律意见;
3、参与投标单位投标资格、投标文件的审核;
4、参与审核投标流程关键文件的连贯性。
   但是,另一方面讲,这也需要常年法律顾问单位自身也能对法律有清醒的认识,有较强的从日常商务活动中进行法律风险防控的意识,不把顾问律师当摆设、装门面,也不要让顾问律师追着问,干着急,无法参与到实际商务活动中来。
    总之,企业、单位应当不仅仅从形式上进行合同管理,还应当真正注重合同管理的细节及具体流程控制,只有这样才能从源头上减少法律风险,从而减少不必要的资源耗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23-63630411